欢乐生肖 > 警钟长鸣 > 正文

姐弟俩的隐秘经历

2020-10-14 09:09 来源: 反邪教之窗

我叫邓小国,1996年出生,姐姐叫邓小欢,大我3岁,我们生活在广东省梅州市一座小镇里。我和姐姐一直在外婆的照顾下长大。姐姐考上了深圳大学的金融专业,成绩优秀,年年获奖学金,并准备考研;我读中学,立志将来也要像姐姐一样读大学。后来,因为受“全能神”的蒙骗,姐姐放弃了学业,我也亲历了“全能神”隐秘的活动,充当了“全能神”的枪手。

  幼年因故信基督,礼拜又成新猎物

家里人原来都是信仰佛教的,他们信仰的目的很简单也很朴实。一是祖祖辈辈都信仰佛教,他们也自然而然跟着信;再就是农村的封建迷信思想很重,家里的老人都相信算卦、问神婆那套迷信活动,相信只要去烧香拜佛,一家人就会平平安安。听大人讲,我出生后,不知怎么回事,一到晚上就大哭不止,外婆和妈妈到处烧香拜佛、问神婆却无济于事,后来在亲戚的指引下,家人带我去了基督教的教堂让长老替我祷告,回家后的那晚开始我就再没那样哭过了。因为这件事情,外婆和妈妈慢慢地改信基督教,初衷也很简单,就是想保家人平平安安。而后在每个礼拜天,她们会去教堂做礼拜,和原来去寺庙里烧香拜佛一个道理。家人只有爸爸不信这些,他看到家里的女人们信了教以后,好像变得有爱心些了,就没有干预。

2011年圣诞节,像往常一样,我随外婆、妈妈她们来到教堂接受祝福。我没有和她们坐在一起,而是喜欢一个人独自坐在后面楼梯上的位置。在这次聚会上,我认识了一个这辈子都不应该认识的人:她个头高高的,留着马尾辫并戴副眼镜,看起来不像南方人。当时她以基督教徒的身份,笑眯眯地问我怎么这么小就信基督教了。我向她讲述了自己小时候到晚上就大哭不止,后来信了基督教就再也没有哭过的那段经历,告诉她就因为这样才和家人一起信基督教的。那位阿姨附和着说:“神太爱你了,我也是一样蒙了主的大爱才有今天的!”她自称姓高,要我以后喊她高阿姨就行,并说有什么事都可以找她。我当时对这个高阿姨的第一印象就是她是一个热心的、信基督教的好阿姨。我后来去教堂的那几次,都能见到她。因为有不吃早餐的习惯我得了胃病,有一次我去教堂,胃很难受,捂着肚子。高阿姨看到后,走过来“十分关心”地询问我,我也告诉了她是因为没有吃早餐,胃病犯了,高阿姨很快把我带到了教堂外面的早餐店去吃早餐,还在附近的药店帮我买来胃药,并体贴地嘱咐我要改掉不吃早餐的坏毛病。她的举动让我备感温暖。从此之后,只要我去教堂,她就带我去吃早餐,还常常嘘寒问暖,这让我放松了对陌生人的戒备心。高阿姨借带我吃早餐的机会,问我对耶稣、基督教了解多少,我老老实实地回答:“其实也了解不多,只知道信仰耶稣,有什么事情向他祷告,他就会保佑我们。”她笑着对我说:“不单要依靠耶稣,最主要的是要认识他,认识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救赎人类的爱的本质,只有认识他,才能真正地去信仰他。”又说改天有时间再跟我聊聊这些,让我留下电话号码,到时候约我出去。我当时觉得她说的那些有点道理,又对我挺好的,就把电话号码给了她。

  假借《圣经》启示录,诱惑引往“全能神”

2012年春节前,高阿姨打来电话,约我单独去河边的归读公园聊聊。我来到公园,见高阿姨带了很多零食。我们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边吃边聊。高阿姨问我了不了解《圣经》的启示录,我说了解一点,高阿姨给我讲了一下启示录,说:“末日的时候,耶稣还会再来,那是来审判人的,信耶稣的被提上天堂,不信的、有罪的人就会被打入地狱,到时候各种各样的灾难都会有,洪水、饥荒、瘟疫、地震等都会出现。”她讲完后拿出一部MP4,点开一个灾难的视频,播放的都是些近年来世界上发生的百年不遇的洪水、地震等灾难的画面。当我看得毛骨悚然时,她借机跟我说:“这些都是神的作为,这些百年不遇的灾难就和启示录说的一样,还会有灾难来临,说明神已经开始审判人了。”高阿姨看了看我,慢慢地说:“神已经来了,现在正在审判人,他这次来不是只审判一部分人的,而是要审判全人类的,所以这个神是全能的,神的名字不仅叫耶稣,也叫‘全能神’。”从小就有宗教观念的我当时被她的说辞转晕了,觉得仿佛有些道理,好像是那么回事,迷迷糊糊中接受了她的那一套说辞。当时我之所以相信她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觉得她是个好人,对我像自己的孩子一样,认定她应该不会骗我的。接下来高阿姨又约了我两次,都是在公园里的僻静角落,拿着MP4,讲的都是“全能神”的三步作工,人类的始祖被撒旦破坏,神就开始拯救人的作工等等。

  家庭破碎现危机,缺乏关爱落陷阱

印象中,爸爸每次从外地回家后,总是睡到中午才起床,然后等着吃饭、看电视、喝茶,如果有人打搅到他看电视或者他觉得饭菜不合口味,他便会摔盘子摔碗,然后甩门就走。因为这个原因,家里的餐具常年都是新的。一年之中,只要爸爸回家,都是吵架、打架、喊打喊杀、摔东西的声音。那时我感觉这根本不是家,而是地狱。

我上学了,和姐姐一起就读梅园小学,姐姐的成绩在学校里很出色。因为姐姐的榜样作用,外加每天晚上姐姐辅导功课的缘故,我的成绩也很优秀。到了三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妈妈和爸爸吵得特别凶,我听到爸爸在外面又有了女人,妈妈不同意离婚,爸爸很生气,说要扒光她的衣服游大街。妈妈和外婆还没来得及把我和姐姐送到舅舅家去避一避,爸爸就提了两桶汽油回到家里,先是把家里的锅碗瓢盆砸得稀巴烂,接着把家里的所有家具搬到了楼顶,要将整个家烧光。我和姐姐蜷缩在墙角里,抱在一起发抖,不敢弄出半点声响;奶奶在她的房间里不停地向耶稣祈祷。但是爸爸并没有烧家,而是又将家中的一切乱砸一遍,把我和姐姐一起带到梅州五华那边,对妈妈声称:“不离婚就别想见小孩。”在五华的那几天里,我和姐姐都盼着妈妈快点来接我们回家。就这样,妈妈不得不同意离婚了,但是我和姐姐都要跟妈妈。而爸爸巴不得这样,从此就消失了。

爸妈离婚后,妈妈很坚强,省吃俭用精打细算,但家里的开销越来越大,要用钱的缺口也越来越大。妈妈在朋友介绍下,不得不离开梅州去广州务工,只为能多赚几百块补贴家用。我和姐姐在家里都由外婆照料,与妈妈是聚少离多。我知道妈妈独自在广州打工也不容易,每逢过年便眼巴巴盼着妈妈早日平安回来,一家团聚的时间虽少,但也其乐融融。眨眼间,姐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深圳大学,我也上高一了,住在学校里,家里只有外婆一人。

2012年春节,一家4人短暂团圆后,妈妈去广州打工,姐姐也去深圳上学了。

很快,2012年4月,高阿姨打来电话,要带我去参加“全能神”的教友聚会。我当时功课不多,又有点好奇,就答应了。在约定的东山大桥,高阿姨骑摩托车带我到江北郊外的一条乡间泥路,七拐八拐的,从别人家的围墙后面绕绕,又从庄稼地里进进出出,半个多小时后来到一个未建好的民房后院停了下来。房子很偏僻,和其他的民房间隔得很远。听到门口摩托车的响动后,走出来两个农家妇女,都在40岁左右,笑吟吟地把我和高阿姨带了进去。我好奇地打量了一下,房子布局很简单,里面还有两个小孩子,年龄都在12岁左右。在客厅坐下后,高阿姨拿出她经常使用的MP4,点开一首歌曲,她们就跟着唱了起来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做,就傻傻地坐着。她们唱完后,高阿姨翻开《话在肉身显现》里的一篇文章,小声地朗读。我看到她们都是很认真地在听,随后,高阿姨又用MP4播放了一段“全能神”集体聚会视频。这个看上去就和在教堂里聚会一样,其乐融融的场面让我觉得“全能神”教和基督教没有什么差别。视频没有字幕,高阿姨就在旁边讲解,强调“全能神”是正规的教会,我傻傻地信以为真。当时的聚会让我感到枯燥,但又有一些深奥,因为有很多自己从来没有听说的、新颖的词语。

姐姐五一放假回家时,我把上次聚会听到的那些词语都告诉了姐姐,因为我确实不知道讲的是什么意思,想起来脑子也是乱糟糟的。姐姐也很好奇,问我是哪儿听来的。我实话实说,把我和高阿姨的事情都告诉了姐姐。恰巧高阿姨又打来电话约我,我想都没有想,跟高阿姨说可不可以带上我姐姐,高阿姨在电话里问了我姐姐的年龄、现在做什么、是不是也信耶稣等基本情况,我如实回答,问完后高阿姨也没有说什么,要我等等。很快,高阿姨的电话来了,很爽快地跟我说:“把你姐姐带上吧,耶稣爱你们,咱们公园见。”还是在公园僻静角落处,高阿姨带了很多零食,还是边吃边聊。高阿姨和我姐姐聊得比较多,大谈特谈:“现在耶稣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到人间,叫‘全能神’,是来做拯救全人类工作的……”临走时,高阿姨把她经常用的MP4送给了姐姐,叮嘱我们“要好好看里面的内容,不要落入灾难当中,不要下了地狱受痛苦”,并要了姐姐的电话号码。

回家后,我特意问了姐姐:“你听明白了吗?我还是有点搞不懂。”姐姐扬了扬手中的MP4:“这个要仔细看看,看完后告诉你。”“那好,我去玩游戏了,你看明白后直接告诉我。”

假期过后我就回学校了,并没有留意姐姐什么时候去深圳的……

  妄听蛊惑终信邪,稀里糊涂常聚会

暑假了,我和姐姐都放假回到了家里,姐姐把我拉到她的房间,小声告诉我,她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并向我宣讲“全能神”的教义,称“耶稣已经来了”“三步作工及6000年的经营计划才是神拯救人的所有工作”“如果跟不上神的作工,就会被淘汰,并下地狱中受永远的痛苦”等。在我的脑海里,一边是好心的高阿姨在劝说,另一边是最亲的亲人在拉拢,我想姐姐的文化水平比我高,她说的不会错。随后,姐姐让我跟她一起做祷告,祷告的姿势和基督教祷告的时候一模一样,祷告的内容就是“感谢‘全能神’”“让我接受神的工作”等等,只是不念耶稣的名,而是念“全能神”,最后结束的时候也是像基督教一样念“阿门”。经过这个“祷告仪式”后,我就成了“全能神”的一员。

在家里,姐姐也向外婆提起过“全能神”,但是外婆持中立态度,对鬼神之类的都不肯定也不否定,依旧每个星期天去教堂做礼拜。妈妈常年在外,姐姐没有机会向她宣讲。爸爸早就没有联系了,家里其他的亲戚也都不在梅州地区,姐姐也讲不了。姐姐时不时向我宣讲“三步作工”,她给我看过“三步作工”剪纸视频,是根据《圣经》故事的讲解。姐姐用一张白纸配合着她的讲解进行折纸,剪出一些形状,并利用剪出来的形状拼成“天堂”“地狱”“死”等字样。我当时觉得挺神奇的,觉得姐姐不愧是大学生。姐姐说:“只有‘三步作工’才是神拯救人类6000年的经营计划,少一步都不行。”我自己没有去思考,只是跟听跟信,跟着姐姐走就可以了,她怎么做我也怎么做,她教我做什么我就去做,姐姐当时也给我取了个化名“佳明”。

姐姐带我参加了两次聚会,都在梅州江南那边偏僻的民房中。那时我并没有多想,高阿姨去哪儿了,去了以后才知道,高阿姨已经在里面等着,见到我和姐姐特别热情。屋里还有5个40多岁的妇女,都用姐妹互相称呼着。我也跟着她们的样子,摆着祷告的姿势,她们也是拿出《话在肉身显现》朗读其中的文章。读完后,都是那个微胖的妇女讲解“三步作工”,其他人都没怎么说话,就她在那叽里咕噜地讲个不停,讲得又不清楚,前言不搭后语的,我听不明白。我总是感觉到那里的氛围非常压抑、沉闷,比去教堂里听长老、牧师讲道还累,旁边都是大人,我一个小孩子感到没有共同语言。我扭头偷偷看姐姐,她似乎听得很认真,我在旁边低头打起了哈欠。回家后,姐姐似乎很忙,早上起来吃完早饭后就出门了,晚上回来得很晚,也没有和我讲什么,而我一直沉浸在电脑游戏通关中。

姐姐再要带我去聚会时,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。姐姐问我不去的原因,我也如实跟她说:“去那里聚会实在是太压抑了,一点意思都没有,而且都是老大妈,讲的东西又听不懂,还不如在家玩电脑。”我当时也表态,不想再去参加聚会活动了,姐姐也劝说了我一番。过了一段时间后,在姐姐的劝说下,我硬着头皮被姐姐拉到另一个在梅州郊区三角地附近的一处民房。这次聚会不一样,里面有5个14岁左右的小男生,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阿姨,大家都叫她小雨阿姨,其他的小朋友都是刚刚加入不久的,都还没有化名,我和他们之间互相称呼弟兄。那个小雨阿姨负责讲课,用MP4点开一首“全能神”歌曲,由她祷告,随后发给我们每人一本打印的资料,里面讲的是人类的起源、神创造了这个世界等内容。那次聚会的都是年龄相仿的男孩子,也都喜欢玩电脑游戏,互相之间有了共同语言,我只知道其中有一个在梅州中学读书,其他也都是在学校读书的学生,但是他们在哪里上学,我也不知道。我们在一起有说有笑,但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、家庭背景,连QQ号也不知道。所以,只有去聚会才能遇见,在现实生活中都是没有联系的。那个聚会,固定在每个星期六晚上7点半开始晚上9点结束。我再去的那个聚会点,开始那种感觉就像基督教的主日学差不多,也会有一些水果和零食,气氛也比较缓和,不像之前那些大人聚会那么压抑。在那里不用看也不用读《话在肉身显现》这本书,都是看一些几页纸装订在一起的资料,里面都在讲“人是神创造的,不是自然而然无根据就存在的”等内容,还有就是听那些改编自流行歌曲的“全能神”歌曲。其实我并不是信这个“全能神”,只是觉得这个聚会的地方确实比原来的地方新奇和好玩才参加的。小雨阿姨向我们讲着神创造宇宙万物时,我们几个小孩子趁她不注意,偷偷在挤眉弄眼打手势,小雨阿姨辛辛苦苦讲的什么,我也记不住,讲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想睡觉了,眼皮一直往下掉,偷偷打哈欠。一人哈欠全部传染,我们都在不约而同地低头打哈欠。毕竟这个年龄确实坐不住,只有在聊天的时候才活泼起来,聊打电脑游戏之类的。听着“全能神”的歌曲,我们也会研究是改编自哪首歌曲,原来是些什么歌词,谁唱的,现在流行什么歌曲等。到了9点钟,小雨阿姨说结束了,我的感觉就像解放了一样,想马上回到电脑旁边。

那个暑假,姐姐拿回一张16G的储存卡,她将卡插到电脑上,里面有很多“全能神”的视频和一些外国人抱着《话在肉身显现》的照片,还有一些歌曲和文档。姐姐让我帮她整合一首“全能神”的歌曲,那些图片都是别人已经弄好的,只要用会声会影这个软件把那些图片拼接起来就行。我会使用这个软件,就答应了,姐姐在一旁说怎么弄,我就按着她说的做。整合好之后,姐姐把储存卡从电脑上拔了下来,很严肃地对我说:“这是在预备善行,做善举,会蒙神祝福的,等长大了你就会明白,现在跟你说,你也不懂。”我一直很相信姐姐,也很高兴自己能帮教会做一些举手之劳的事情。很快,姐姐又带回来一张16G的储存卡,里面也是一些“全能神”的素材和照片,也是要整合一首歌曲。姐姐说上次那个视频合成得不错,让我再帮她整合一个视频。我被她夸了一下,开心地答应了。还是老样子,姐姐在一旁说,我按着她说的做,做好之后姐姐就带走了。

我在家里一直玩游戏、看连续剧,也想过不信这个“全能神”了,当时真的觉得信这个没有一点意思,可能在网上看过恐怖片,对鬼神之类还是有点怕,也许觉得信仰“全能神”好听一些,所以一直没有退出。我自己当初信仰基督教也是一样的,不是因为基督教的教义,只是觉得戴个十字架,能使家中平平安安、幸福快乐,并且死了还能上天堂,所以才会信。加入“全能神”的目的也是一样,既然耶稣做了新的工作,跟上就行了,也就是为了求个平安,以后的生活能好一些。可是,加入“全能神”不但没有平安幸福可言,还给我们家添了一个无妄之灾。

  迷失邪教成枪手,错失花样好年华

暑假结束了,我要返回学校读高二了。姐姐并没有返回深圳大学读书,她说:“现在正是传福音救人的好时机,要多传福音,得到的福报就会更多,我忙完了就回学校。”我回到学校后不久,接到一个来电显示是广东惠州的电话号码,是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女人的声音。她问我是不是“佳明”,我当时也一愣,因为我从来没把手机号码给过“全能神”教内的其他人,只有高阿姨和姐姐才知道。那个女人没有说她是谁,我回答是,她就问我最近在干什么,我说我在上学,那个女人说看过我做的视频觉得还不错,现在惠州那边教会需要人帮忙。随后她又对我说:“国庆放假期间来惠州玩几天,顺便帮教会尽点善举,为以后积福。”我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出去外面,而且当时正在为考大学做准备,更没有想到会接到这个电话,就没有答应她。那个女人说了一大堆好话,让我好好考虑一下,不用着急做决定,想好了再回个电话给她。随后我马上打电话给高阿姨,高阿姨在电话里说:“知道了,都会安排好的。”没有否定也没有肯定这件事情她知不知情,我也拿不定主意,跟老师请了个假,回家找姐姐去了。

晚上,姐姐回家了,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她。她说我应该去:“提前接触一下社会,以后你也要出去读书的,也就几天时间,帮教会做一些善举,也可以锻炼锻炼。”姐姐告诉我惠州有哪些好玩的地方,还说在那边一样有电脑,帮完忙就可以随便玩。在姐姐的鼓动下,我动心了,心想也就几天时间,做那些视频对我来说也不难,也好奇外面的世界,免得假期待家里玩电脑被外婆啰唆,就答应了。我和姐姐统一口径:我去惠州同学家玩几天。外婆同意了。我回了电话给那个叫我去惠州的女人,跟她说,要整理下衣物,放假了就过来。我天真地认为是帮基督教做一些举手之劳的事。外婆和姐姐把我送到火车站,外婆叮嘱了我很多,要嘴巴甜一点,在同学家里不要调皮、作业要写完。快到惠州时,我打电话给那个女人,她说火车站门口右边的电话亭有个拿着木瓜的男人就是来接我的。我下车后,很快找到了电话亭,也看见了那个拿木瓜的男人。他走过来问我“是不是佳明”,我回答“是”,他就帮我拎着行李箱,让我跟他走。在路上什么话也没有说,我就机械地跟着上公交车,下车走进一个什么小区,后来才知道是水北新村。是小区里面的三室一厅户型,刚去的时候没有其他人,就我和那个男人。放下行李后,那个男人带我去吃饭,吃饭后在那个男人安排的房间睡了一觉。我起来的时候是下午5点,房子里多了一个人,很热情地招呼我喝茶。因为都是陌生人,我也没有多说话,坐在那里喝茶。到了6点,有一个大叔提着菜走了进来,看样子像个北方人,高高的个头,身材相当壮实,还是一个光头。他进来看见我,说了一句“来啦”,我木木地点点头,那个大叔就去做饭了。吃完饭后,那个大叔洗完碗筷就离开了那里,我还以为他也是住在那里的。那天晚上,接我的那个男人安排我和他睡一个房间。第二天,他们告诉我,火车站接我的那个男人叫“刘敬”,喝茶的叫“友爱”。他们把我带到一个有电脑的房间里面,问我会不会用AE软件和PS软件,我说不会,只会用会声会影。他们安排我去学一下AE和PS的操作,拿给我一个U盘,里面是一些AE和PS的基础学习视频,我就坐在那里学习。下午,也是6点钟,听见厨房里有做饭的声音,我以为是那个光头大叔来了,等到吃饭的时候出去一看才发现是位30岁的短发阿姨。看到我后,那位阿姨也问我:“是佳明吧?”我说:“是。”吃完饭后,那位阿姨收拾碗筷也走了,我也不确定那位打电话叫我去惠州的女人是不是她。到惠州的第3天,新鲜感一过,我有点想家了,但还是打起精神学习AE和PS软件。晚上吃完饭后,来了位阿姨,40多岁,留着马尾辫,带着一个挎包,听声音也不是那个打电话叫我去惠州的女人,她把我们3人召集在一起,说有任务要做两个“全能神”的歌曲视频,时间很紧要尽快完成。我感觉那个阿姨应该不是普通接待的人,应该就是那里的“领导”,但她没有说是负责什么的,我也不敢多问。随后我们3人就进行了分工,我找相关图片和素材,友爱制作视频文字内容和PS图片,刘敬使用AE软件合成视频并处理相关特效。两天后就做完了,那个阿姨看后很满意,把歌曲视频带走了。我问那个阿姨我什么时候能回去,她说过几天带我出去玩玩再回去。可实际上在惠州那7天里,我从未出那个屋子,因为在第6天上午,那个阿姨带着两个25岁左右的姐姐进来了,在她的安排下,又要制作更多的歌曲视频……

梅州当地的反邪教工作人员得知了我和姐姐的情况,很快赶来惠州找到了我,把我带回了久违的家里。在他们的指引和帮助下,我才真正地认识到“全能神”并不是基督教,而是假冒宗教名义的邪教组织,“全能神”邪教只是在利用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信徒,利用我们的无知和年轻气盛,去为“全能神”邪教干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,而我们知道的内部信息不但很少,还都是敷衍搪塞欺骗的话语。我就是典型的被利用,充当了枪手。姐姐也是被利用的,她也是受害者,原本学习成绩优异的她放弃了学业,浪费了宝贵的青春年华。

(文章节选自《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》)

韩国1.5分彩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三分时时彩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欢乐生肖 吉林快3 快乐赛车官网 9号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