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乐生肖 > 警钟长鸣 > 正文

四川女子信“门徒会”“祷告治病”致其子死亡

2020-07-27 09:09 来源: 反邪教之窗

儿子程小强生前照片

  2016年的清明节刚过去不久,我的脑海里依然是儿子生前活泼可爱的身影,但一想到儿子的死因,我的心就像针扎似地痛。十三年前,妻子相信门徒会“祷告治病”,最终导致11岁的儿子在清明节晚上不幸离开了人世。 

  我叫程刚,今年50岁,初中文化,家住四川省汉源县木林乡大维村七组,我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石匠。19913月,我与妻子谭小萍结婚,同年12月生下儿子程小强。那时,我除了农忙回家帮妻子干几天农活,其余时间都在距家四十多公里的“张老五石材加工厂”打工,虽然收入不高,但一家人过得温馨和睦。可惜,这样的日子却被“门徒会”给毁了。 

  那是20033月下旬的一天清晨,我起床洗漱后,一边收拾换洗衣服,一边对还在睡觉的妻子说:“小萍,我上班去了,你在家多操点心,别忘了每天检查儿子的家庭作业哟。”妻子笑着说:“刚哥,你就放心去嘛,咱们强儿(儿子小名)一向听话懂事,不用检查他都晓得认真完成呵。”听完妻子的话,我提着挂包、背起工具箱就到厂里去了…… 在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,只有妻子和儿子在家。一个周末上午,妻子在附近的地里劳动,儿子做完家庭作业把他换下的脏衣服洗完后看他妈妈还没有回家,便去找他的运动鞋来洗干净,可他找了好几遍都没找到,最后在我和他妈妈的床铺下找到了。当儿子爬到床下准备去拿鞋子时发现旁边有个小木箱子,他把小木箱子和鞋子一起拿了出来,打开小木箱后,看见里面除了用胶圈捆着一叠钱,还有一枚雷管(小木箱里原来有三枚废弃的雷管,这是我前些年在矿山打工时捡的,因放在家里没啥用,春节时我拿出来当鞭炮放了两枚,当时妻子说威力太大,怕伤到儿子叫我别放了,我顺手就把最后一枚又放回了小木箱)。 

  好奇的儿子到厨房找来火柴,学着我的样子,左手擦燃火柴,右手从小木箱里拿起雷管,刚一点火,听见“砰”地一声巨响,悲剧瞬间发生了。一阵麻木后,儿子发现自己的右手拇指炸落在地上,剩下的四根手指也受了伤,手掌还在不停地流血,吓懵了的儿子回过神来后,迅速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糊在伤口上,过了好一会儿血才被止住。正在这时,在附近播种玉米的妻子听见爆炸声赶了回来,看到儿子脸色苍白地蹲在院坝里,双手满是鲜血,紧紧地放在脑前。妻子大声哭喊:强儿啊,强儿,你这是咋个了吗?说完一把将儿子从地上拉起,背着就往乡卫生医跑…… 

  在卫生院,医生处理完伤口后对妻子说:“孩子伤势较重,急需注射破伤风抗毒素,否则后果难以预料,因卫生院没有破伤风疫苗,你马上送县医院吧。”听了医生的话,妻子背起强儿准备去县医院,刚走出卫生院大门时,听见身后有人喊:“小萍妹子,小萍妹子,你等等!”妻子回头一看,原来是卫生院的黄护士(门徒会的骨干成员),于是她停下了脚步。黄护士来到妻子跟前,小声说:“小萍妹子,刚才卫生院人多不好讲。其实,你家小强之所以受这么重的伤,是因为你们平时不信‘神’,这是神在惩罚你们家,只要你信了神,加入了‘门徒会’,就会得到‘神灵’的保佑,小强的伤就会自然好,而且他那根断了的母指也会慢慢长出来。”妻子一听,赶紧把小强从背上放下,连忙问:“黄护士,你说的是真的吗?啥子(什么)叫神?啥子是门徒会哟?”黄护士说:“神就是‘三赎基督’,门徒会就是教人‘祷告’治病、消灾避难、保全家平安的救‘世主’”,接着又说:“给你讲多了,你也吸收不了,这样吧,你以后叫我黄大姐就行了,我先送你两本‘经书’,一本叫《闪光的灵程》、一本叫《慈祥的母爱》,你赶紧回家认真阅读,诚心‘祷告’,求得‘神灵’宽恕,一切都会没事。”妻子回答说:“黄大姐,你真是我们家贵人,只要儿子的手没事,我啥都听你的。”临走时,黄大姐又叮嘱妻子不能把孩子送医院,那样不仅要花很多冤枉钱,还会再次惹怒神灵,招来血光之灾。妻子听了黄大姐的话,心想:既然护士都这么说了,那就一定没有拐(当地土话,没有错的意思),于是直接把儿子背回了家。 

  回家后的几天时间里,妻子连饭也顾不上做,整天叫儿子躺在床上睡觉,儿子喊饿了,她就给他拿一个早就煮熟的冷红薯。妻子一天到晚手上捧着黄护士送的那两本经书,不是翻看,就是念叨…… 

  有一天傍晚,黄护士来了我们家,一进屋就对妻子说:“小萍妹子,怎么样?听我的没有错吧,你家儿子是不是没事了嘛?”妻子说:“娃儿睡觉的时间多,就是不知他的手啥时能够好哟?”黄护士说:“你就放一百个心嘛,你已是‘神’的人,‘神主’会保佑你们的,只要你一心‘信教’,虔诚‘祷告’,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出现奇迹。”说话间,黄护士从她的挂包里取出一块印有红色十字架的白布,然后让妻子把它挂在了儿子房间的墙壁上,说这是教会的“得胜旗”,只要每天跪对祷告,层级就会升得高,儿子的手就会好得快。接着,黄护士叫妻子跟着她一起给儿子祷告。过了一会儿,迷迷糊糊的儿子说:“妈妈,手又在痛,我想喝水。”没等妻子开口,黄护士说:“小萍妹子,小强是有‘罪’,千万不能给他喝水,等他向‘神’认罪了、悔改了就过去了。”就这样,妻子跟着黄护士守在强儿的床边整整祷告了一天一夜,临走时黄护士又对妻子说:“小萍妹子,你千万记住,从现在起,你每天只能给小强吃少量的‘生命粮’、喝少量的‘生命水’,不然他身上的‘邪灵’就驱不走,受伤的手就好不了。” 

  日子在儿子整天疼痛难忍中一天天过去,有一天中午,强儿又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哭喊着:“妈妈!手好痛、肚子好饿。”可妻子总是安慰他:“儿子,你现在正是关键时候,一定要忍着啊!这是你应得的罪行,妈妈给你祷告,你很快就会没事……”正在这时,邻居刘大爷两口子走亲戚回来,路过我家听见儿子的哭喊声,进屋问明情况后,劝妻子赶快把强儿送到医院去治疗,可固执的妻子不但不听,还把刘大爷夫妻恨恨地大骂了一顿。 

  43下午,我突然接到邻居刘大爷托人给我带话,说我家快出人命了,叫我赶紧回去。听到消息后,我连忙向张厂长请了假。赶到家后已是晚上,一进屋看家里没有灯光,便大喊了几声妻子的名字,但不见妻子回答。我当时预感真的出事了,于是快步跑进我和妻子的卧室,里面没人,又打开儿子的房间,拉下电灯开关,只见儿子睡在床上,妻子埋头坐在儿子的床边,嘴里自言自语地小声说着什么。我问妻子怎么了,出啥事了,可妻子似乎没听到我说话,一点反应也没有,我急忙拉开儿子的被盖,眼前的一切把我惊呆了:儿子满头大汗,脸色青一块紫一块,右手缠着纱布,浑身发抖,我连喊了好几声:强儿!强儿!可儿子迷迷糊糊地张开嘴说不出话。这时我一把推开妻子,伸手准备去将强儿抱起,这时妻子大声吼道:“你这灾星,想干嘛?咱们强儿不是好好地在睡觉吗?”我一听,“啪”地给了妻子一耳光,然后直接把被盖裹在强儿身上,抱起就往屋外跑,这时听见妻子在屋里大骂:“该死的程刚,你要把儿子抱到哪里去?你要受天遣、遭报应的,快给我回来,我要给他祷告……”我顾不上理会妻子,径直将强儿送到了县医院急诊室。医生拆开儿子手上湿润的纱布后告知:小孩的断指周围组织红肿,创面重度污染,有脓性分泌物,主动肌和拮抗肌强烈痉挛。 

  儿子在县医院住了两天,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,45晚上,还是在不断地抽搐中闭上了双眼,失去了年仅11岁的生命。我抱着儿子冰冷的尸体离开了医院。回到家后,妻子不在家,处理完儿子的后事,邻居刘大爷告诉我,就在我把儿子抱去医院的第二天上午,有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(后来才知道是卫生院的黄护士)来到我家,呆了一会儿就带着妻子一起走了。临走时妻子还冲着刘大爷说,世界末日就要到了,她很快就可以去天国了,以后再也不过世俗日子了。从那以后,妻子再也没有回来…… 

  十多年来,每到清明哀思节,可怜儿子和愚昧妻子的身影总会浮现眼前。思悠悠,恨悠悠,这一切都是邪教“门徒会”给害的,愿我的不幸遭遇别在其他家庭重演!

欢乐生肖 荣鼎彩 快乐赛车官网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幸运赛车 千禧彩票注册 幸运飞艇官网 欢乐生肖 北京幸运28 迪士尼彩乐园娱乐